幸运赛车简介
   

莎普愛思曾陷“神藥”風波 滴眼液產品銷量已影響兩年業績

來源:885財經 2020-01-10 16:50:03 收藏(0 評論(0 點贊(0
摘要:今日,莎普愛思的控制權擬變更的消息披露之后,該公司的股價就出現了連日的上漲。

  今日,莎普愛思的控制權擬變更的消息披露之后,該公司的股價就出現了連日的上漲。

uploads/0110/157864610792149034.png

  2018年年末,莆田林氏兄弟攜2.6億元入股莎普愛思,蟄伏一年多,如今打算拿下上市公司控制權,目前,雙方交易價格尚未披露,莎普愛思方面回應新京報記者“一切以公告為準”。

  一年多前,林氏兄弟和陳德康(莎普愛思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做交易,兄弟二人買入莎普愛思的價格為8.33元/股。

  如今,莎普愛思總市值有所上漲,但是其主要產品滴眼液的銷量仍在下滑。此次林氏兄弟會以何種價格拿下莎普愛思控制權,入主成功會有怎樣的資本運作,均引發了外界的關注。

  蟄伏一年多

  莎普愛思二股東欲上位

  2020年新年伊始,一場二股東上位“大戲”便在莎普愛思拉開帷幕。

  今年1月9日,莎普愛思宣告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陳德康于 2020年1月8日與上海養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養和投資”)簽署《股份轉讓意向協議》,陳德康擬將其持有的公司23365557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7.24%)轉讓給養和投資或其指定關聯方;同時,陳德康擬將以不可撤銷的方式放棄所持上市公司剩余70096671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21.73%)之上的表決權。

  上述表決權的終止將與后續股份轉讓相關聯,表決權放棄具體期限將由雙方進一步協商確定。

  由于陳德康是莎普愛思的董事長,他在任職期間每年轉讓的股份不得超過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總數的25%,因此,未來在符合轉讓相關規定的前提下,陳德康擬將所持上市公司 17524167 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5.43%)轉讓給養和投資或其指定關聯方,養和投資擬受讓前述股份。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在本次股份轉讓之前,養和投資已經是莎普愛思的股東之一。

  2018年12月24日,陳德康與養和投資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擬將其所持有的莎普愛思31154075股無限售流通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9.66%)協議轉讓給養和投資。養和投資自此成為莎普愛思第二大股東。

  因此,如果本次股份轉讓能夠完成,養和投資及其關聯方將持有上市公司54519632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16.90%。這意味著,“莎普愛思的控股股東將變更為養和投資,實際控制人將變更為林弘立、林弘遠兄弟。”

  根據林弘立披露的部分身份證號碼可知,林弘立出生于1993年,系福建省莆田市人。

  據悉,在2018年年末的那場交易中,31154075股股份的轉讓價款總額為259513444.75元人民幣,每股轉讓價格為8.33元人民幣。

  那么,在本次交易中,交易價格又會是多少?每股轉讓價格相較于上次是高了還是低了?1月10日,新京報記者致電莎普愛思欲采訪公司上述問題,公司方面表示,“一切以公告為準,后續有進展會及時披露。”

  林氏家族曾欲入主鞍重股份

  具有莆田系背景

  雖然本次簽署的只是意向協議,“由于交易方案細節尚未最終確定,需簽署雙方進一步論證和溝通協商,存在后續正式協議未能簽署的風險”。但是,1月9日莎普愛思股價應聲漲停,足見投資者對此事的期待。

  那么,養和投資實力如何?林氏兄弟是何許人也?

  養和投資設立于2015年6月23日,其經營范圍包括投資管理、咨詢,實業投資,醫院投資管理等。2018年9月20日,鞍重股份(主要從事礦山、建筑及筑路機械設備的研發、制造、銷售和服務)宣告,由于其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籌劃股權轉讓,公司控制權擬變更,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擬變更為林春光或其控制的關聯方。

  林春光是林弘立和林弘遠父親。新京報記者從鞍重股份于2018年10月15日披露的相關公告獲悉,“林春光擬對養和投資進行股權變更,變更完成后,林春光將成為養和投資控股股東。”

  而鞍重股份之所以在2018年9月20日晚間披露補充公告時,將股權受讓方由“上海養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林春光”變更為“林春光或其控制的關聯方”,就是因為上述股權轉讓變更尚未完成。

  不過,林春光最終沒能成為鞍重股份的實際控制人,2018年10月29日,鞍重股份宣告終止籌劃股權轉讓事項。

  但是,從鞍重股份的這起交易中,外界也可以窺見林氏家族的資金實力,彼時,鞍重股份的股份轉讓對價支付方式為現金支付,轉讓價格區間為 13至15 元/股,轉讓價格總金額為5.03億元至5.80億元。

  鞍重股份于2018年10月16日發布的相關公告顯示,林春光住在福建省莆田市,擔任光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上海新視界眼科醫院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上海新視界實業有限公司監事等。

  上述公告中還提到,“根據林春光的聲明,其個人自有資金主要來自其投資企業的歷年經營積累,以及其個人及關聯方在2018年5月向光正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出讓上海新視界眼科醫院投資有限公司51%股權所獲交易對價(該對價尚有18000萬元尚未支付)。同時,經本所律師核查,林春光個人目前持有光正集團25166640股股份,并通過其控制的上海新視界實業有限公司(其持股90%)持有上海新視界眼科醫院投資有限公司49%的股權。”

  市場上,關于“莆田系”四大家族的新聞頻見報端,莆田系醫療四大家族被認為是“陳、詹、林、黃”四姓。

  莎普愛思曾陷“神藥”風波

  滴眼液產品銷量已影響兩年業績

  官網顯示,莎普愛思是一家專業從事藥品研發、生產、經營的綜合性制藥企業,于2014年7月2日成功在上海證券交易所A股主板上市。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莎普愛思的總市值已經從2018 年12月24日收盤的22.39億元增長至2020年1月8日收盤的27.55億元。

  那么,在林氏兄弟入股莎普愛思的這一年多,除了市值有所增長,莎普愛思的經營狀況如何?

  2017年12月,丁香醫生發布的一篇題為《一年狂賣7.5億的洗腦神藥,請放過中國老人》的文章,讓莎普愛思的產品芐達賴氨酸滴眼液(商品名:莎普愛思)的療效陷入質疑,莎普愛思也因此深陷“神藥”風波,股價大跌。

  事實上,這場風波影響的不只股價還有莎普愛思的業績。畢竟,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莎普愛思滴眼液銷售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依次為66.35%、72.03%、77.03%。

  2018年,莎普愛思的業績由盈轉虧,其實現營業收入約為6.07億元,同比下滑35.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1.26億元,同比下滑186.4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約為-1.56億元,同比下滑220.55%。

  在解釋虧損原因時,莎普愛思表示,由于受到2017年12月有關自媒體報道影響,滴眼液和中成藥營業收入同比大幅下降;同時,報告期內強身藥業未完成承諾業績,經商譽減值測試后,公司計提商譽減值損失對報告期凈利潤產生較大的影響,致使公司業績出現虧損。

  2019年前三季度,莎普愛思處于盈利狀態,但是營收凈利同比雙降。對于下滑原因,莎普愛思表示,“主要原因系滴眼液產品的銷售量同比下降所致。”

  在2019年半年度報告中,莎普愛思在提示市場風險時,依然提到,“公司受 2017年12 月相關自媒體質疑芐達賴氨酸滴眼液有關事宜以及浙食藥監函〔2017〕209 號文件 的影響,公司滴眼液產品的銷售量可能出現下降的風險,從而存在本公司經營業績下降的風險。”

       有記者了解到,到了2018年的第三季度,莎普愛思還是處于盈利的狀態,但是在第四季度公司就出現了虧損。

八八伍財經

關注885財經微信公眾號 領取更多股票漲停策略

專心 專業 專注;穿越牛熊 放心賺錢

100萬股民都在用的風控資訊服務平臺

885財經
相關文章

熱門詞條

熱門推薦

熱門要聞

熱門企業

財經學堂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幸运赛车简介 上海时时彩 360篮球比分直播网 乐彩网2019年最新 河南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斗地主免越狱下载 湖北快三 河北快三遗漏值一定牛 辉煌棋牌官方下载 竞彩混合过关玩法 彩票联盟首页